<big id="dd1bz"></big>

          <noframes id="dd1bz"><ruby id="dd1bz"><b id="dd1bz"></b></ruby>

          <menuitem id="dd1bz"><dfn id="dd1bz"><thead id="dd1bz"></thead></dfn></menuitem>

            <pre id="dd1bz"></pre>

                <track id="dd1bz"><ruby id="dd1bz"></ruby></track>

                     首頁 >> 哲學 >> 綜合研究
                    歷史觀的價值維度及其與認識維度的關系
                    2021年09月02日 09:56 來源:《哲學研究》 作者:陳新夏 字號
                    2021年09月02日 09:56
                    來源:《哲學研究》 作者:陳新夏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The Value Dimension of the Conception of History with Relevance to Its Cognitive Dimension

                      作者簡介:陳新夏,淮北師范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

                      原發信息:《哲學研究》第20214期

                      內容提要:社會歷史活動的利益滲透性和價值滲透性,決定了歷史觀既包括關于社會歷史的科學認識,也包括關于社會歷史的價值取向。歷史認識與價值取向作為歷史觀的兩個維度是相輔相成、相互支撐的:認識維度作為歷史觀合規律性的觀念表達,是價值維度的基礎,正確的社會歷史認識是確立合理的價值取向的前提,因而歷史觀要追求正確性,客觀真實地反映社會歷史的本質和規律;價值取向作為歷史觀合目的性的觀念表達,是認識維度的價值導向,因而歷史觀要追求合理性,為理解和評價社會歷史問題提供合理的價值尺度,為設定社會發展目標和愿景提供合理的價值引領。

                      關鍵詞:歷史觀/認識維度/價值維度/歷史認識/價值取向

                      標題注釋:本文系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重點項目“馬克思主義人的發展理論體系研究”(編號17AZXO01)的階段性成果。

                     

                      歷史觀作為關于社會歷史的根本觀點和總的看法,既是對社會歷史理論的概括和提升,也是社會歷史研究的前提性理論預設,因而任何一種完整嚴密的社會歷史觀都不僅應當是科學的認識,也應當是合理的價值取向,應當是認識維度與價值維度的統一。確立歷史觀的價值維度、明確價值維度與認識維度的關系,既可以為確立合理的價值取向提供正確的認識基礎,充分發揮歷史觀為人的行為和社會進步提供科學指導的作用;也可以為尋求正確的歷史認識提供價值導向,提升社會歷史研究的主體自覺,透徹地說明歷史活動的本質和規律,充分發揮價值取向對歷史認識的引領作用。

                      一、歷史觀的價值維度

                      歷史觀是關于社會歷史科學認識和價值取向的統一。對于科學認識在歷史觀中的地位和作用,經典作家及其解釋者已有充分的重視和闡釋,而對于價值取向在歷史觀中的地位和作用,則有待于深入探討。探究價值取向在歷史觀中地位和作用的關鍵,是明確歷史活動的利益滲透性和價值滲透性,而其前提又是對“歷史”作出正確的界定,因為價值取向在歷史觀中的地位和作用歸根到底是由作為歷史觀對象之“歷史”的根本性質決定的。

                      對于何為歷史及其本質,向來存在著不同的理解,馬克思恩格斯創立唯物史觀,科學地回答了社會存在與社會意識的關系這一歷史觀的基本問題,并從實踐出發理解社會歷史,認為歷史在本質上是人的活動史。他們指出,“歷史不過是追求著自己目的的人的活動而已?!?《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第295頁)“人類史同自然史的區別在于,人類史是我們自己創造的,而自然史不是我們自己創造的?!?《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第429頁)自然界雖然也有作為人活動結果的人化自然物部分,但整個自然界對于人及其活動而言卻具有先在性,社會歷史則不然,它對于人和人的實踐來說并無發生意義上的先在性,正相反,它具有鮮明的人為性,是人活動的結果,是實踐的產物。因此,“歷史”的主體并不是某種獨立于人的神秘的力量,如“上帝”“天意”或康德的“大自然”、黑格爾的“絕對精神”等,而是人自身。

                      歷史在本質上是人的活動史,是因為“全部社會生活在本質上是實踐的”(《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第135頁)。因此,馬克思恩格斯主張從現實的人和人的實踐出發理解社會歷史,他們在《德意志意識形態》中明確指出,“我們的出發點是從事實際活動的人”(同上,第152頁)?!斑@里所說的個人不是他們自己或別人想象中的那種個人,而是現實中的個人,也就是說,這些個人是從事活動的,進行物質生產的,因而是在一定的物質的、不受他們任意支配的界限、前提和條件下活動著的?!?同上,第151頁)現實的、從事實際活動的人,是他們構建社會歷史理論的前置性概念,因為只有現實的人才能引出人的現實活動,而只有從人的現實活動出發,才能理解社會運動和歷史發展的現實基礎和基本途徑。

                      這里的理論邏輯在于:“現實的人”就是從事“實際活動”的人,而其所從事的“實際活動”就是“創造歷史”。正如馬克思恩格斯所指出的,“我們首先應當確定一切人類生存的第一個前提,也就是一切歷史的第一個前提,這個前提是:人們為了能夠‘創造歷史’,必須能夠生活。但是為了生活,首先就需要吃喝住穿以及其他一些東西。因此第一個歷史活動就是生產滿足這些需要的資料,即生產物質生活本身”(同上,第158頁)。這一論述說明,歷史有賴于人的存在,而人要存在就必須有生活資料,由于人的需要的超越現實性決定了自然界不能提供人所需要的現成的生活資料,所以人要改變自然,進行物質資料的生產和再生產。因此,物質資料的生產和再生產是第一個創造歷史的活動,是一切社會歷史的基礎。這是馬克思恩格斯唯物史觀的一個最基本的思想。正如喬納森·沃爾夫所指出的:“馬克思的最重要的思想是,人類歷史從本質上講是人的生產能力發展的歷程。我們人類與絕大多數動物不同的地方就在于,我們改造自然以生產我們所想和所需的東西?!?沃爾夫,第41頁)

                      歷史是人的活動史,因而既具有客觀性也具有主觀性。一方面,人的活動要以一定的客觀條件為基礎,并且在總趨勢上體現出規律性;另一方面,人的活動是在一定的動機支配下的自覺行為,要受到利益驅動和價值滲透。唯物史觀認為,社會進步是自然歷史過程和人的自覺活動的統一,既要以一定的客觀條件為基礎,又有賴于人的實踐,因而其主體根據就在于人本身,是由人的需要和利益驅動或由價值取向引領的,其中價值取向的作用尤為重要。價值取向是關于價值的主觀意識傾向,其對人的活動的重要性在于,它在本質上是利益的體現,但又是其抽象的、高層次的體現,代表著綜合的、長遠的、根本性的利益,因而與利益既相關聯又有區別。價值取向不同于具體的利益,具體的利益是脆弱的、易變的、暫時的,價值取向則具有穩定性,即持續性。歷史觀層面的價值取向是主體基于需要、利益、信仰,面對各種事物和關系時所持的基本價值立場和態度,它內在于人的活動以及歷史過程中,深度地影響著歷史的樣態和進程。

                      歷史活動的利益滲透性和價值滲透性,決定了作為關于社會歷史根本觀點和總的看法的歷史觀不僅要關注社會運行的合規律性,要追求其作為社會歷史根本觀點和總的看法的正確性,也要關注社會運行的合目的性,要追求其作為社會歷史根本觀點和總的看法的合理性,因而既應當確立關于社會歷史認識的宏觀解釋框架,也應當為社會歷史評價以及確定社會發展方向和目標提供根本的價值尺度。從歷史研究的效果看,離開對歷史事實的客觀、真實的反映,不可能建立科學的社會歷史觀,而離開對歷史活動主體動機中價值取向因素的考察,則既不能建立科學的社會歷史觀,也不能建立合理的社會歷史觀。

                      離開價值取向不能建立科學的社會歷史觀,是因為社會發展的動力、機制、規律和趨勢都要受到價值取向的深度影響,價值因素直接影響到人的動機和行為定向,進而影響著個人的命運甚至社會歷史進程,離開價值取向便不能對這些社會歷史問題作出全面的認識和透徹的說明。離開價值取向不能建立合理的社會歷史觀,是因為不能充分說明決定人的活動的主體方面的原因,例如不能說明在同樣的條件下或處于同樣的社會地位中,人們為何會有不同的想法,會作出不同的甚至截然相反的選擇和行為。譬如,有的人立志“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有的人則認為“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有的人無私奉獻,見義勇為,有的人則自私自利、唯利是圖;有的人為真理和正義獻身,有的人為名利相互爭斗。如果只是基于個人的主觀的價值判斷,那么就不能對人們的行為以及社會歷史的進程和走向作出合理的解釋。如果說一般的歷史理論都滲透著價值取向,那么作為關于社會歷史根本觀點和總的看法的歷史觀就更應當如此,因為它涉及的并非一時一事,而是對社會歷史及其發展的宏觀的、基本的理解,這種理解既有實然的部分,又有應然的部分,即對社會歷史意義的評價和發展趨勢、目標的期待。就此而言,任何一種完整的社會歷史觀都應當是認識維度與價值維度的統一。

                      認識維度即對社會發展的歷史觀層面的認知,涉及對社會歷史及其發展基本問題的理解,例如:社會歷史的本質是什么,社會歷史的主體是什么,社會歷史的條件和基礎是什么,社會發展的決定因素是什么,社會發展的動力和機制是什么,社會發展的規律和趨勢是什么,社會的結構和體系以及社會各因素之間的關系是怎樣的,等等。對這些問題的不同回答,形成了不同的歷史認識以及不同的歷史觀。價值維度即人們所持的歷史觀層面的價值取向,它涉及對社會歷史領域價值問題的根本理解和基本態度,例如:人生的意義是什么,怎樣的生活是幸福的,怎樣理解人的價值,怎樣理解個人與社會及他人的關系,理想的社會應當是怎樣的,為什么要實現人的徹底解放和自由全面發展,為什么要滿足人們的美好生活需要,為什么要追求民主、文明、和諧、自由、平等、公正,等等。

                      作為歷史觀兩種理論維度的歷史認識與價值取向既具有一致性又具有顯著的差別。一致性在于,兩者都具有客觀性,要以客觀對象為基礎,并且兩者都具有主觀性,屬于觀念的范疇。差別在于,兩者的主觀性是不同的,這種不同突出地體現在歷史認識與歷史評價上。

                      認識是人對對象的反映,是人以觀念的形式對客體及其規律和特性能動的摹寫、復制和再現(建構),涉及的是對象“是什么”的問題。與一般的認識相比較,歷史認識有其特殊性。一般認識的對象是確定的,是直接呈現在認識主體面前的。歷史認識的對象則不然,它通常只能部分而不能完全呈現在主體面前,因而人們只能通過直接或間接的史料對歷史事實加以認識和把握,以接近歷史的真相。借用解釋學的說法,歷史事實與認識者之間具有時間和主客體之間的“間距”,這個“間距”就導致了歷史認識具有一定的相對性,只能逐漸地趨向于歷史的真相。然而,這一特點并不能否認歷史事實曾經是客觀存在的,因而歷史是有真相的,并且隨著人們研究的拓展和深入以及真相的被揭示,可以逐漸地認識它、接近它、“還原”它。為此,我們可以將歷史認識的相對性稱之為“客觀的相對性”。歷史事實的客觀性、確定性和可知性正是歷史認識能夠成為科學的前提,也是歷史科學之所以可能的前提。歷史評價則不同,它是對評價對象與評價者價值關系的判定,屬于價值評價,涉及的是對象的意義或“應當怎樣”的問題,因而歷史評價必然要受到評價者主觀因素如利益、好惡、情感以及社會地位等的影響,并受到其歷史觀層面的價值立場的影響,進而要涉及價值取向并以其為依據?;诓煌膬r值取向,即使在同樣的事實認定的基礎上,不同的人對同一種或同一個歷史現象、事件或人物,也會作出不同的甚至截然相反的評價或形成不同的期望。由于歷史評價的相對性是由主觀因素造成的,我們可以將歷史評價的相對性稱之為“主觀的相對性”。

                      歷史認識與歷史評價的區別還表現在衡量標準的差異上。認識的衡量標準正確與否,表征著主觀認識與客觀對象是否相符合。相符合就是正確的認識,即通常所說的對客觀事物的正確反映,在此,真理只有一個,對歷史認識應當作出正確與錯誤的區分。歷史評價的衡量標準則是合理與否。與主體的內在關聯性決定了價值以及價值評價是多元的,但這并不能否定可以對價值評價的合理性作出判定。價值評價的合理性有兩層含義:一是作為評價尺度的價值取向本身合理與否,合理的價值取向是反映人的生存發展要求、既有利于人自己亦有利(或無害)于他人和社會的價值取向。二是運用合理的價值取向對對象(人或事物)的評價合理與否。這里的合理與否是指某種價值評價(對社會歷史現象作出利弊、善惡等價值性的判斷)的結論是否合理,即依據合理的價值取向作出的評價是否與評價對象的有關狀況相符合。就此而言,合理的評價即運用合理的價值取向進行的、與評價對象的有關狀況相符合的評價。

                      歷史評價比歷史認識的主觀性更為明顯,是因為它不僅包含著對對象的反映,還體現著評價者的需要、利益、情感,以及立場、好惡等價值方面的因素?;诓煌膬r值取向,對同一個(種)歷史現象、事件或人物往往會作出不同的甚至截然相反的評價,即所謂的“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對此,魯迅曾有過形象的解說,他指出,在閱讀《紅樓夢》時,“經學家看見《易》,道學家看見淫,才子看見纏綿,革命家看見排滿,流言家看見宮闈秘事……”(魯迅,第177頁)。經學家、道學家、才子、革命家、流言家之所以從《紅樓夢》中看見了不同的含義,就是因為他們所站的立場即所持的價值觀念各異。毛澤東在《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中談到的封建勢力和革命派對農民運動截然不同的兩種評價是另一個生動的事例:“農民在鄉里造反,攪動了紳士們的酣夢?!瓘闹袑右陨仙鐣羾顸h右派,無不一言以蔽之曰:‘糟得很?!瓕嵲谀?,如前所說,乃是廣大的農民群眾起來完成他們的歷史使命,乃是鄉村的民主勢力起來打翻鄉村的封建勢力?!@是四十年乃至幾千年未曾成就過的奇勛。這是好得很。完全沒有什么‘糟’,完全不是什么‘糟得很’?!?《毛澤東選集》第1卷,第15-16頁)封建勢力和革命派之所以對農民運動作出截然不同的評價,就是因為雙方站在完全對立的價值立場上。

                      以上所述可見:歷史觀既內在地包含著認識維度也內在地包含著價值維度,歷史觀的認識是深層次的、宏觀的認識,歷史觀的價值取向則是深層次的、穩定的價值立場,二者在人們的生活以及社會發展中各自具有獨特的地位和作用,都是歷史觀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不能相互替代。與此同時還應當看到,歷史認識與價值取向兩個維度又是相互關聯、相輔相成、相互支撐的:價值維度以認識維度為基礎,認識維度以價值維度為導向。

                    作者簡介

                    姓名:陳新夏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李秀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久久人人做人人玩人人妻精品 欧美无砖专区一中文字新闻| 成在人线AV无码免费网址| 学校女厕所偷拍系列视频| m免费AV哪里看| 香蕉之伊在在线99| 免费观看女人与狥交| 偷拍欧美频| 直接看不卡的日本无码视频| 国产亚洲久久久久久久| 成在人线AV无码免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