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dd1bz"></big>

          <noframes id="dd1bz"><ruby id="dd1bz"><b id="dd1bz"></b></ruby>

          <menuitem id="dd1bz"><dfn id="dd1bz"><thead id="dd1bz"></thead></dfn></menuitem>

            <pre id="dd1bz"></pre>

                <track id="dd1bz"><ruby id="dd1bz"></ruby></track>

                     首頁 >> 頭條新聞
                    藏學研究迎來廣闊發展空間
                    2021年09月07日 06:26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中國社會科學院西藏智庫 字號
                    2021年09月07日 06:26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中國社會科學院西藏智庫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西藏和平解放70年來,各項事業取得了輝煌成就,更推進中國的藏學研究實現了繁榮發展。廣大藏學工作者以豐碩的研究成果助力西藏發展,為建設美麗幸福的新西藏提供了強有力的智力支持。隨著我國國家治理水平的不斷提高,藏學研究開拓了更加廣闊的空間和發展前景,也將為增進西藏人民福祉和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作出更多貢獻。

                      黨領導藏學事業蓬勃發展

                      廣義的藏學研究,可以理解為一個以研究對象來界定研究范疇的學科。青藏高原獨特的自然地理與人文歷史環境,造就了藏民族在發展過程中的特有文明形態。這種精神文明和物質文明的創造過程至今還在不斷延續,成為中華民族多元一體格局中各民族共同繁榮發展的現實寫照。由藏民族創造的文明成果和正在進行的各種社會實踐活動,以及在歷史上或當代社會與藏文明密切互動的政治、經濟、宗教、族際關系等,都是藏學研究的對象。在中國,現代意義上的藏學研究是在新中國成立后才逐漸發展起來的。

                    2021年8月19日上午10時,西藏和平解放70周年慶祝大會在拉薩市布達拉宮廣場舉行。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西藏和平解放后,黨和政府高度重視西藏的政治、經濟、社會、文教、衛生、科考等各方面的建設和發展。中國藏學發展開始進入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的現代藏學時期。中國共產黨組建藏學研究機構、領導中國藏學研究事業,以1941年9月成立的延安民族學院藏民文化研究室為開端。1951年成立的中央民族學院和1958年成立的中國科學院民族研究所,對推動民族問題研究、培養和儲備人才發揮了重要作用。20世紀80年代后,在國家的支持和推動下,中國藏學研究進一步系統深入展開,成為有指導思想、有組織管理、有學科規劃的學科體系。以中國藏學研究中心和西藏社會科學院為代表的一大批綜合性、專業性藏學研究機構和民間學術團體,相繼成立并不斷發展壯大。藏學成為中國民族研究領域的“顯學”。

                      20世紀80年代以前,藏學研究中有關宗教、歷史、文化的學術成果和文獻整理工作占有較大比重,熱點集中在黨的民族理論和歷代中央政府治藏政策、西藏社會歷史形態、反對帝國主義干涉侵略、經濟建設和文學藝術等方面。據粗略統計,1950—1965年發表的藏學文章約3000篇,發表藏學文章的報刊約80種,出版藏學專著、譯著近200部。在這一時期,藏學研究的部分重量級成果醞釀成稿,以內部參考資料的形式在專業機構內部進行學習、交流和修改。

                      改革開放后,藏學研究事業進入發展快行道。經過40余年的發展,藏學研究機構已經遍及全國20余個省、市、自治區,達100余所;專業研究人員在5000人以上,其中藏族學者約占半數,已形成一支以黨的民族理論和馬克思主義為指導、學科背景多樣、梯隊結構相對合理的研究隊伍。與此同時,涉藏研究成果呈幾何級增長,學科類別達到18個大類43個子類。從1980年開始,藏學研究文章數量幾乎每年以10%的速度遞增。1980—2018年,用漢文在全國各類報刊上發表的藏學研究論文或文章達56700篇,用藏文發表的學術論文近20000篇。藏學研究刊物近40種,其中漢文期刊約占60%,藏文期刊約占40%;若以學科分類,社會科學類占比約為80%。

                      經過70年的不懈努力,中國的藏學研究取得了豐碩的成果,產生了廣泛的社會影響。學術發展與社會進步相輔相成,見證了西藏和平解放以來藏族社會發展的輝煌歷程。國務院新聞辦2000年6月發表的《西藏文化的發展》白皮書和2008年9月發表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均明確指出,中國的藏學研究已取得很大進展,成為國家社會科學研究的一個重要學科,研究領域涉及藏族及西藏社會發展各個方面,成為服務于國家和全體藏族人民的一項重要事業。

                      以研究現實問題為發展動力

                      基礎研究是藏學發展的根基,是藏學體系建設的支撐。研究解決涉藏工作的現實問題,是藏學研究的目的,是促進藏學發展繁榮的動力。中國藏學工作者承擔著為藏區經濟、政治、文化、社會和生態建設服務,維護國家統一和民族團結的重大使命,不僅要從學理角度研究“是什么”“為什么”的問題,還要從社會實踐層面研究“怎么辦”的問題。這種使命感反映在方法論上,體現為藏學研究領域特殊的問題意識和學術關懷,主要表現在:涉藏問題重大理論研究有所突破;積極關注國家建設和社會穩定的熱點問題;方法論上多元視角、多學科融合發展趨勢明顯。廣大學者一方面秉承傳統的研究方法,推動微觀領域研究細化;另一方面越來越多地吸收人類學、社會學、經濟學等多種學科的理論方法,涉及的研究范圍更加寬泛,方法論也更加全面和多元化,呈現出綜合性特點。

                    2020年9月15日,中國藏學研究中心主辦的中國藏學研究中心第一期青年學者研習營在北京開幕。李晗雪(港臺海外部)_中新社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藏學研究對西藏社會經濟發展產生的影響,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廣泛參與田野調查,發現問題并提供解決方案。注重學術成果的社會效益,為西藏發展提供智力支持,是新中國藏學研究的初心和傳統。西藏和平解放后,為更多了解實際情況,更好執行黨的民族政策,黨和政府特別重視對藏區的實地考察?!妒邨l協議》簽訂僅一個月后,當時的政務院文教委員會即派出以北京大學地質系教授李璞為隊長的中央文委西藏科學工作綜合考察隊,著手對西藏各方面情況開展實地調查。20世紀50年代,根據毛澤東主席和黨中央的指示精神,中國科學院民族研究所組織了當時能夠集結的科研力量,分3個階段對藏族農牧區12個點展開社會歷史調查,撰寫了14份約70萬字的調查報告,為黨和政府深入了解藏族社會狀況、制定治藏方略提供了現實依據。之后,參與實地調查、在田野中發現問題,成為當代藏學工作者開展應用性研究的必要環節。

                      二是及時跟進社會重大熱點問題,為政策制定建言獻策。藏學成為民族研究中的“顯學”,不僅是因為藏文明的豐厚遺存具有重要的學術價值,也是因為西藏人民對追求幸福生活和全面發展的現實需要。進入21世紀,國家做出了促使西藏從基本穩定走向長治久安、與全國人民一道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宏偉目標的戰略決策。平等和發展的主題,是藏學應用研究和學術發展最迅猛的領域。學者們深入西藏的城鎮、鄉村和牧場,圍繞反貧困問題開展艱苦細致的實地調查,分析探討西藏經濟狀況,參與規劃經濟發展戰略,評估各項指標狀況,為西藏與全國同步實現全面脫貧作出了貢獻。學界還對西藏教育、衛生、醫療、社會保障、公共基礎設施、財政等領域的均等化開展研究,為促進西藏社會和諧與公平發展貢獻了智慧。黨的十八大和中央第七次西藏工作座談會為西藏的后續發展指明了方向。藏學研究工作者以維護祖國統一、加強民族團結為著眼點和著力點,圍繞五個文明發展理念,以基礎帶應用、以應用促基礎的科研新路,推動了中國藏學研究在深度、廣度和學術關懷上不斷發展,取得了更具前瞻性、戰略性和可操作性的研究成果??蒲泄ぷ髡叩膯栴}意識也從學術實踐中得到深化,從而進一步提升了中國藏學研究的水平。

                      三是參與重大涉藏事務政策咨詢,成為國家的思想庫和智囊團。隨著國家法治化水平和公共事務決策科學化水平的提升,學者參與國家政策制定成為一種常態。藏學研究工作者以深厚的學養為基礎,參與涉藏法律法規審讀、重要文件起草、黨和國家治藏方略解讀、西藏發展偉大成就宣傳,為國家研判國內外涉藏問題的發展趨勢、制定涉藏政策、闡釋國家立場提供了學理支撐。近年來,智庫建設成為現實問題研究的新機制??蒲泄ぷ髡咄ㄟ^這一平臺,以前瞻性的眼光布局工作重點,對政府和公眾關心的熱點、難點問題開展研究,向相關部門提交各種類型的研究報告,在現實問題和應用研究的針對性與快速反應能力方面有了很大提升。僅中國社會科學院西藏智庫成立五年來,已向政府部門提交了數百份要報,有不少獲得中央領導同志批示,為國家制定涉藏政策貢獻了力量。

                      四是以基礎研究帶動國家軟實力建設。藏學的基礎研究不僅背負著學術責任,它更深刻的意義在于加強國家軟實力建設。對歷史虛無主義的批判涉及文化領導權、話語領導權爭奪問題,關系到中國的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樹立正確的歷史觀,要依靠扎實的基礎研究,并通過歷史書寫與表達影響公眾的基本價值取向。開展黨史、新中國史、改革開放史、社會主義發展史教育,為藏學學科基礎性研究成果向應用領域轉化提供了極好的契機。

                      站在涉藏輿論斗爭前沿

                      20世紀的西藏,貫穿著擁護祖國統一與反分裂的斗爭。國際社會存在著一些以學術為名、片面解讀甚至歪曲藏族歷史,特別是在西藏主權歸屬、民族宗教政策以及人權狀況等領域攻擊中國的行為。這使得藏學研究領域成為維護國家統一、反對分裂的前沿。

                      西藏自古就是中國神圣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是在國際反華勢力和“藏獨”勢力的輿論操縱下,以及持“西方中心主義”立場的學術偏見影響下,西方社會對西藏的主權歸屬產生了質疑。針對這一狀況,中國學者以不同專業領域的學術積累為基礎,積極參與到維護國家主權這一宏大主題研究中,以系統性和精細化的研究成果,向社會各界展示了西藏主權歸屬的歷史脈絡和法理依據。

                     2021年5月22日,北京,觀眾在“雪域新篇——慶祝西藏和平解放70周年美術攝影展”現場參觀。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藏獨”勢力是干擾破壞西藏穩定發展的最主要因素。他們通過制造暴力恐怖事件、歪曲歷史,謀求分裂中國,破壞民族團結。在“藏獨”勢力制造暴力事件的同時,達賴喇嘛提出了所謂“中間道路”的政治主張,聲稱不再謀求“西藏獨立”,轉而要求實現“高度自治”。通過綜合分析“中間道路”的政治主張和觀察十四世達賴喇嘛及其流亡分裂集團在國際政治舞臺上的實際行為,中國的藏學工作者切實揭露了“中間道路”的虛偽性。

                      構建所謂“大藏區”和實現“高度自治”,是十四世達賴喇嘛“中間道路”政治主張的核心內容。這個想象中的“大藏區”版圖,包括了西藏自治區以及相鄰的云南、四川、青海和甘肅四省有藏族分布的地方,約占中國國土的1/4。學者們通過系統梳理藏族人口分布遷徙與歷代中央政府行政管轄權的歷史發展脈絡,有力證明了所謂的“大藏區”既不符合歷史事實也沒有現實基礎?!爸虚g道路”所主張的“高度自治”,以反對中國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為目的,把中央政府的統一領導與民族區域自治相對立,否定西藏現行的政治制度。事實上,民族區域自治是我國單一制國家結構下的一種自治形式,是遵照憲法原則,在充分尊重歷史事實,綜合考慮政治、經濟與現實條件的基礎上確立的,其內涵在憲法和民族區域自治法中都有明確規定。西藏人民選舉出來的各級人民代表大會及各級政府,享有決定西藏經濟、社會、文化發展各項事務的充分權利,符合西藏人民的根本利益。民族區域自治制度不僅是個理論性問題,更是政治性和實踐性問題。藏學研究工作者從法學、政治學、歷史學等各個角度分析了十四世達賴喇嘛拼湊的“中間道路”理論體系,厘清了多種復雜的學理概念及其相互關聯,批駁糾正了各種錯誤觀念,起到了匡正謬誤、正本清源的實際作用。

                      針對“藏獨”勢力與西方反華勢力對西藏人權和語言、宗教、文化、生態等各個領域的攻擊,中國藏學研究者一方面以西藏的主權歸屬與人權狀況為課題,出版發表了諸多有針對性的研究成果;另一方面積極投入到實踐工作中去,在藏文古籍整理和文化遺產保護、生態環境治理、語言政策和數字化應用等涉及少數民族權利的各個方面,從多學科角度呈現了西藏發展建設的偉大成就,促進了漢藏及其與其他各民族的相互了解和共同發展。

                      在長期的學術研究中,中國藏學研究工作者始終為國家的涉藏斗爭服務,提供知識儲備和學理基礎上的支持與咨詢,為國家有效開展治邊穩藏實踐工作作出了重要貢獻。

                      為中央治藏戰略服務

                      在新時代,中國哲學社會科學界尤其是藏學研究者,要承擔起新使命,聚焦新時代西藏研究的重點領域,以中央民族工作會議精神、中央第七次西藏工作座談會精神特別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繼續為推進西藏長治久安和高質量發展服務,為中央的治藏戰略服務。

                      深入研究西藏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問題。在中央民族工作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強調,以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為主線,推動新時代黨的民族工作高質量發展。面對新形勢新任務,我們要推動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在雪域高原落地生根、枝繁葉茂。

                      深入研究藏傳佛教中國化問題。推進藏傳佛教中國化,積極引導其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是習近平總書記總結新中國成立以來宗教工作的成功經驗作出的科學論斷。只有實現了中國化的宗教,才能在我國社會發展進步中發揮積極作用。

                      深入開展西藏反分裂斗爭問題研究。要通過對反分裂問題的深入研究,加強對群眾的教育引導,廣泛發動群眾參與反分裂斗爭,形成維護西藏社會穩定的銅墻鐵壁。

                      深入研究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問題。要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緊密結合西藏實際,立足維護祖國統一、加強民族團結這個著眼點和著力點,把握好改善民生、凝聚人心這個出發點和落腳點,以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為研究重點,努力實現西藏經濟社會的高質量發展。

                      深入研究西藏生態文明建設問題。保護好青藏高原生態就是對中華民族生存和發展的最大貢獻。要守護好西藏的生靈草木、萬水千山,把青藏高原打造成全國乃至國際生態文明高地。

                      深入開展邊境安全與發展問題研究。堅持屯兵與安民并舉、固邊與興邊并重,加強邊境建設,確保邊防鞏固和邊境安全。因此,在助推西藏邊境地區鄉村振興和高質量發展的背景下,研究西藏邊境地區安全與發展問題具有重大現實意義。

                    2021年7月22日,西藏林芝,嘎拉村村民達瓦堅參的藏式院落,院內李子樹碩果累累。 中新社記者 江飛波 攝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深入研究保護發展優秀民族文化的問題。要深入挖掘藏族傳統文化在古籍文獻、藏醫藥、繪畫、音樂、舞蹈等方面的豐富遺產,推動藏族優秀傳統文化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促進多民族文化之間的交流,共同構建中華文化共同體。

                      深入研究黨的領導與黨的建設研究。做好西藏工作,必須堅持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必須加強黨的建設特別是政治建設。研究西藏自治區黨的領導與黨的建設,有利于加強西藏的政權建設和基層黨組織建設,有利于西藏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

                      回顧過去,展望未來,我國西藏研究任重而道遠。當今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我國正處于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關鍵時期,全面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新征程已經開啟,西藏經濟社會發展也站在了新的歷史起點上。新時代的西藏研究機遇與挑戰并存,耕耘和收獲同在。我們要發揚“老西藏精神”,不忘初心,奮發圖強,以豐碩的成果,奮力譜寫雪域高原長治久安和高質量發展新篇章,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作出應有的貢獻。

                     

                     ?。▓坦P人:盧梅 秦永章)

                    作者簡介

                    姓名:中國社會科學院西藏智庫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禹瑞麗)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藏學研究迎來廣闊發展空間.gif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久久人人做人人玩人人妻精品 自拍偷在线精品自拍偷| 国产91色综合久久| 人妻有码中文字幕在线| 欧美毛片性视频区| 日本道二区高清视频| 日本www色老头| 全国最大成网站偷拍自怕| 热の国产热の中文在线二区| 免费观看的成年网站推荐| 欧美亚洲有码中文字幕|